「扫黑」与「亮剑」,围攻与内讧,长短视频的反侵权战争

发布日期:2021-10-19 00:16    点击次数:176


因为影视版权,长短视频之间往来的诉讼纠葛堆积成山,难以一桩一件厘清。而从今年开始,一切清算和博弈更加残酷,和明晰。

撰文 . 缈秒、琢介

两个阵营针锋相对,一组战线同室操戈,可能没有比长短视频近年来的角力撕扯更暧昧不明的互联网战争了。

烧钱无数笔,出局无数人,明争暗斗无数场,从长视频的生死对决,再到短视频的左右蚕食,这是一场时间跨度巨大、要素涉及过多的无限战争。而我们要讲的,是战争中的那颗人人垂涎的“金苹果”,也是拥有者威慑对手的巨型炮弹,影视版权。

因为影视版权,长短视频之间往来的诉讼纠葛堆积成山,难以一桩一件厘清。而从今年开始,一切清算和博弈更加残酷,和明晰。

4月9日,15家影视行业协会、53家影视公司以及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等5家视频网站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与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提升版权意识,共同形成“先授权后使用”的行业生态。4月23日,又有成员加入其中,并与524位影视从业者联合发布《倡议书》,提出了更加具体明确的行动倡议,重点打击对影视作品切条、搬运、速看等未经授权的“二创”内容,直奔短视频“痛处”而去。

能让“永恒的敌人”站到一起的,势必只有“永恒的利益”。爱优腾等长视频的一致对外,众所周知,是基于短视频蓬勃发展下,长视频平台力不从心的盈利焦虑。而4月声势浩大的集体战书,则意味着这种“联合”行动将长期进行。

5月底,作为《老友记重聚特辑》的三家国内版权方,爱优腾又联合发布声明谴责B站:《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后几小时内,B站就出现了大量侵权盗版视频。6月初,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直接上演了大型“修罗场”,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围攻声讨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涉嫌“盗版”“侵权”......

几番炮轰之后,新的诉讼大战也没有落下脚步。

8月17日,由于腾讯视频热播剧《扫黑风暴》被抖音未经授权搬运剪切,腾讯视频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案由,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索赔1亿巨额,腾讯、字节再一次因为侵权对簿公堂。

有趣的是,在此之前两个月,字节也在重庆起诉腾讯,同样为了版权。字节跳动享有电视剧《亮剑》自2019年6月10日起五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腾讯视频上存在大量电视剧《亮剑》的侵权视频,字节要求法院判令腾讯赔偿,并删除侵权视频、发布声明消除影响。

当然,短视频一旦有了版权底气,也不止“亮剑”长视频。字节跳动获得《亮剑》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后,发现快手大量传播该影视内容,严重侵权,也曾一纸诉状将快手送上被告席。8月5日,一审判决书公开,裁判结果要求快手赔偿字节4.5万。

同一个月内,抖音一边获赔4.5万,一边被索赔1亿,不知心情如何。

不过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在这场漫长的反侵权战争中,既有长对短的紧逼,短对长的反击,也有短对短的内讧,还有许多超越长短之外的版权制裁,谁都不是永远强势。

01 扫黑风暴,版权风暴

“扫黑风暴”确实掀起了风暴,无论是热播、热议,还是冲上热搜的版权问题。

8月21日,因网上流出全集泄露的盗版内容,进行非法获利传播,《扫黑风暴》版权方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数日之内,这是《扫黑风暴》关于版权的第二次热搜话题。三天前,腾讯视频就抖音上存在大量《扫黑风暴》的侵权视频对抖音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抖音的运营主体删除、过滤、拦截侵权视频,并开出了单部剧索赔1亿元的天价。

当然,盗版和侵权的严重性质是不一样的,所以二者也是“已报案”和“已起诉”的区别。

我们单看后者这桩纠纷,《扫黑风暴》由企鹅影视出品,腾讯视频独播,长视频平台因其自制剧对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侵权控诉,在长视频“围攻”短视频的反侵权战争中其实是最典型的案例,过去于情于法,也一直是长视频占据上风。

而此番腾讯视频起诉抖音侵权,是4月影视行业发布联合倡议之后,长视频以法律武器来打击短视频侵权、维护自身权益的首秀。

但腾讯视频这次的“正义”出击,却遭遇了更多的舆论“反噬”。

据抖音相关法务负责人回应,此前《扫黑风暴》已经与抖音建立了合作关系,与腾讯合作承制《扫黑风暴》的第三方在抖音开通了作品官方账号,发表了80个作品获得近千万点赞。合作还要求抖音为《扫黑风暴》策划热点话题等运营活动。

热搜评论区里骂声一片,状告抖音侵权的腾讯视频,搅动风暴,却收获网暴。

“没有抖音推荐,连《扫黑风暴》这个剧都不知道”、“宣传你不在,要钱你最快”.......后来矛头又开始转向腾讯视频的超前点播等付费模式,核心都在于指责腾讯视频吃相太难看。当然,评论中也有人认为国内的版权意识太过淡薄,支持平台维权的。但关于索赔1亿,更多网友表示不支持、不厚道。

在舆论层面,究竟是长视频的内容热度让短视频蹭到了流量,还是短视频的宣传讨论带火了长视频的作品,或许也是长短视频关于影视剧“二次创作”的漫长战役中,双方支持者将无休止争议的辩题。

但一切还是要回到短视频“二创”的侵权界定。只是内容创作具有很强的主观性,法律法规也难以精准权衡,但明眼人心里还是有一杆秤。

许多解说、点评影视剧内容的短视频并不塑造故事,主要是表达观点和态度,本质上和文艺批评类似,避免不了对原文本的“引用”和“转述”。讽刺的是,很多长视频平台的注水烂剧,经过部分短视频表达者富有原创性的加工处理,往往是吐槽比正片好看。

如果所有立足原作,有独到的个人见解和信息增量,且表达有理有据的优质“二创”短视频一律都被扣上“侵权”的帽子,那么几乎所有学术活动也都伴随侵权的可能。

在这个维度上,若长视频对短视频的打击面过于宽广,显然是不合情理的,也不利于对上游创作的正向回馈和反向刺激。

但那些几乎没有输出个人观点,一味搬运、剪辑、拼接的短视频,不具备文艺评论属性,甚至也不能称之为“二创”,而是擅自使用、挪用原作素材,进行传播或牟利,侵权嫌疑巨大。

从这个事实出发,腾讯视频此次的维权不无道理。

据抖音剧集榜数据显示,截至8月15日,#扫黑风暴#相关话题有3.9万个视频,播放量高达12.1亿次,其中,抖音还设置“相关搜索”功能,推荐“扫黑风暴合集”等标签,点击即可观看《扫黑风暴》相关视频。这其中,侵权合集包含几十条剪切视频,播放量高达百万,个别合集播放量甚至已超过2000万。

起诉状显示,自开播日当晚起,抖音上就持续存在大量未经授权直接搬运剪切某一集《扫黑风暴》或者部分侵权视频。在腾讯视频更新剧集的几小时内,即出现当晚更新集数最精彩的片段剪切,相关视频播放量迅速飙升。8月17日状告时,抖音上已经有了VIP抢先看的剧集剪辑内容。

诚然,抖音的巨大流量池确实给《扫黑风暴》起到了加热效果,但对原作的使用一旦超过了合法范围,则必定要承担风险。

尤其今年6月1日,新《著作权法》正式实施,并规定了一系列惩罚措施,大幅提高了侵权违法成本。所以抖音比看热闹的网友识时务,及时处理下线了腾讯针对《扫黑风暴》的相关侵权投诉。

短短半年内,腾讯视频已连续向抖音的运营方微播视界公司发出侵权告知函超过200次,涉及侵权链接超过2.3万条。

今年5月,抖音也主动下架视频14万个,处置违规账号1192个,其中包括之前腾讯视频关于《斗罗大陆》动漫内容的版权投诉。而快手于今年6月前,下架抄袭、搬运内容的违规视频20316个,永久封禁帐号2567个。

在法律风险面前,短视频平台“改正”迅速,因为比起那些认为短视频是“免费宣传”的用户,平台更加清楚自己并非“活雷锋”。

而那些实际发生了侵权行为却认为是“给xxx扩大了知名度”觉得对方还要反过来感激自己的狡辩态度,和山寨者或者抄袭者“没有我抄谁知道xxx”的流氓口径别无二致。

当然了,在《扫黑风暴》与抖音前期达成合作的情况下,腾讯视频造势宣传起飞后,就反过来对抖音上存在的《扫黑风暴》内容进行大规模的版权打击,并且也不只是针对“未经授权搬运剪切”的内容,CCTV电视剧等部分官媒账号的宣发视频也在侵权视频其列,且要求赔偿1亿,也显然展露出“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另一种流氓嘴脸。

腾讯称,抖音在没有付出版权费用的情况下,通过腾讯视频的热播剧内容,获得用户关注,提升用户数量以及平台流量,增加广告曝光和获取非法商业收益,是典型的“不劳而获”“搭便车”行为。

但腾讯也通过抖音的平台流量和剧集讨论,在宣传和热度上进行着实实在在的“搭便车”行为。而腾讯这一波维权反被口诛笔伐,似乎更应该好好思考,观众的对短视频的维护和对长视频的怨气从何而来。

《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6000亿的市场规模中,短视频领域的市场规模最大,达2051.3亿元,同比增长57.5%;综合视频以1190.3亿元规模位列第二,同比增长16.3%。短视频领域的市场规模已是综合视频的近两倍,并且有20.4%的新网民是通过看短视频第一次触网。

长视频无疑是焦虑的,所以才有了网络视听大会现场爱优腾对抖快B侵权问题的嘴炮围攻,以及腾讯视频CEO孙忠怀对短视频分发抛出的猪食论,一石激起千层浪。但长视频与其呼吁打击短视频,不如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创作上。

以腾讯视频今年自制的表现,也很难说生产的内容又高级到哪里去,大家都是猪食,长的就比短的高贵了?

好不容易出了一部《扫黑风暴》,版权风暴又更加难以平息。

02 “亮剑”反击?挥剑内讧

长视频和短视频之间,碰撞到一起,是阶级矛盾,划分成阵营,有内部斗争。

但由于长视频往往有更多自制优势和版权资源,所以在版权问题上似乎天然比短视频高一头。不过也不是绝对,上文提到,因为手握《亮剑》的版权,字节跳动也在司法层面主动出征、交战。

2019年,超高人气和口碑的国产电视剧《亮剑》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转授权及维权权利几经流转,从海润影视公司、天宇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最终落到了字节跳动手里,且授权性质为独占专有授权,授权期限为2019年6月10日至2024年6月9日止。

于是,版权在握的短视频公司也朝其他视频平台“亮剑”,不论长短。

今年6月11日,字节跳动称因腾讯视频存在大量电视剧《亮剑》的侵权视频,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正式起诉腾讯。此外,字节跳动还向法院提交了行为保全申请,要求腾讯视频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避免侵犯《亮剑》著作权。

起诉状显示,自2019年7月起,字节跳动就向腾讯视频发函投诉数百次,要求删除侵权视频、进行全面清理。然而,腾讯接到投诉后拒不下线侵权视频,截至2021年5月,侵权视频依然泛滥。

但6月17日,重庆一中院组织了听证会,并通知腾讯到场参加。听证过程中,法官在腾讯视频内搜索了“亮剑”等关键词,发现侵权视频已删除,并无相关内容。据此驳回了字节跳动的申请。

腾讯视频方表示,收到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投诉,均予以及时处理。及时处理也好,老奸巨猾也罢,腾讯并无伤亡,并且回应道:“抖音从未停止对腾讯视频版权内容的侵权行为。”

或许南山必胜客的威力也包括西南吧。毕竟根据相似事实与理由,几日前,重庆一中院才支持了腾讯因《斗罗大陆》动漫版权针对字节跳动的诉讼禁令。

但同为短视频阵营的快手科技,面对字节的版权制裁就没这么好运。

根据法院受理信息,字节跳动提供了在北京市国信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的完整证据链。因快手网站及APP大量传播《亮剑》作品内容,且为整集播放,以结构化、专辑形式展现,行为严重侵犯了字节跳动的合法权益,字节请求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快手辩称,公司在收到字节投诉后,及时对涉案视频进行了断开链接的处理,并将结果告知了投诉方,涉案视频于2020年3月30日全部处理完成。

但今年8月6日,一审宣判,快手败诉。法院认为,字节委托北京网络版权监测中心通知被告删除涉案作品的最早时间为2020年3月19日,对于用户上传长达40分钟影视作品的明显侵权行为,被告的审查和采取措施时间明显超过合理期限,构成帮助侵权,应对损害扩大的部分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结果为,被告快手公司赔偿字节跳动公司共4.5万元。

这一轮版权纠纷,属于短视频平台内部。可见在长视频平台之间,或许还有什么“版权受害者联盟”,但彼此鏖战的短视频之间,其实没有什么联盟可言,抖音和快手,打起来更是不留情面。本来就都处于版权弱势境地的短视频,一旦谁有了版权,内斗来得更为严苛。

短视频也深知版权是自己最顽固的病根,所以加快了买买买的步伐。除了购买一些长尾版权和分销版权,上游影视公司和独家影视版权也成为短视频瞄准的重点,短视频平台之间的内讧开始频繁。

字节跳动和哔哩哔哩,时隔7个月,就牵手了同一家影视公司,欢喜传媒。这家背后站着宁浩、徐峥、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等7位华语电影圈重量级导演的影视公司成立后,陆续出品了《疯狂的外星人》《囧妈》《吹哨人》《南方车站的聚会》《夺冠》等热门影片。

去年疫情期间,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达成战略合作,并斥巨资6.3亿人民币买断了欢喜传媒出品的喜剧贺岁电影《囧妈》的独播权,跳过院线,在字节系的西瓜视频上进行免费播出。不过,在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协议里,有一项是要求后者在其所有平台上为“欢喜首映”设置独立入口,当时它的下载量只有1700万。

这项内容也出现在了之后欢喜传媒与B站的协议里。所以,尽管要为其它APP引流,并付出高昂的费用,但为了影视版权,短视频们还是忍气吞声,前赴后继。

这里还有一个内斗插曲,重金获得《囧妈》版权的字节跳动曾以“快手自行或纵容、帮助用户大量上传、传播《囧妈》”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快手告上了法庭。

去年8月,B站也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并获得欢喜传媒旗下既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其中包括陈可辛执导的体育电影《夺冠》,还有张一白导演的青春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

B站的进入意味着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第二阶段合作无法深入,而B站与欢喜传媒的合作协议期限长达5年。他们的合约也有所不同,字节跳动拥有欢喜传媒出品影片的署名权,而B站拥有欢喜传媒主控影视项目的优先投资权,以及影视作品衍生开发。

B站公关负责人对外表示,合作达成后,欢喜传媒享有的所有独家新媒体版权的影视内容,未来将只能用于欢喜传媒集团旗下新媒体平台“欢喜首映”以及哔哩哔哩平台独家播放。

不过,目前为止,欢喜传媒的《疯狂外星人》《吹哨人》《南方车站的聚会》等影片依旧可以在西瓜视频播放。

不知道日后字节和B站会不会又因此打起来,或许长视频也在等着看热闹。

03 东奥版权,双双失落

但无论是长视频围攻短视频,还是短视频间彼此内讧,赢家其实不论阵营,而是最终的版权方。

许多平台在维权的同时也在侵权。

拥有版权,则有了法律护体和讨伐对方的底气,先站于制胜之地。无版权,则生来弱了一口气,再多弥补与掩饰,终归名不正言不顺,徒留让人攻讦的把柄。在这场漫长的反侵权较量中,长视频始终占据上风,短视频偶尔后发制人,但也有可能,最终版权都不属于彼此,双方都得俯首称臣。

刚过去不久的东京奥运会视频版权大战是个典型例子。

与往届一样,东京奥运会在境内的独家全媒体权利及转授权权利,统一归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其他平台的版权均来自央视分销。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始前两个月,腾讯视频和快手就先后官宣,长短视频各占一席,与央视达成合作,将作为2020东京奥运会与北京2022年冬奥会特权转播商。

但不久后,作为东京奥运会“特权转播商”的腾讯视频,就因“侵权”上了热搜。据新华社发文,23日开幕式当晚,仅有延时点播权限的腾讯视频直播了奥运会开幕式。

当时,腾讯视频正在直播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国队刚入场,就收到了版权方的通知,要求立即停止超范围使用。

央视频时间点掐的准,腾讯自知理亏,只能下线直播,毫无征兆地安排了体育脱口秀节目《环环环环环》,这让错失中国队入场的观众愤懑不已。

腾讯视频有苦难言。此前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中,腾讯视频同样拿到了播映权,但当时的延迟只有30分钟左右。而东京奥运会中,转播比直播延迟了2小时。

丧失优先权,手握的转播权无疑效果大打折扣,腾讯视频只能任由央视频安排。

而在另一边,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因严重盗播被央视新闻点名。据央视刊文,截至8月3日,累计监测到直播侵权链接数达4759条,点播侵权链接数量更是高达103221条。短视频的侵权现象尤为严重,全网转发量大、传播速度快。目前央视方已对各类侵权活动展开调查取证,一批涉嫌侵权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

这一波,腾讯视频和快手都讨不了好,长短视频竟成为难兄难弟。

而手握直播权的央视频和咪咕视频,则借此成为最大赢家。

拥有全部奥运赛事的直播版权的央视频,在奥运会中一反常态地开启了会员服务,每月25元,连续包月18元。背靠中国移动的咪咕视频则赔本赚吆喝,直播和回放可以免费看。尽管之前没多少人听过咪咕视频,但冲着奥运会下载和充钱的大有人在,咪咕视频很快就弯道超车,跃升iOS应用商店下载第一。

版权方的优势更是一个正向循环,其本身有极强的议价能力,而视频平台之间的明争暗斗导致版权费水涨船高,愈发夸张,又让版权方渔翁得利。

爱奇艺掌门人龚宇此前曾透露,版权剧价格高昂,“版权剧一集采购价格两百万元起,独播剧价格可能高达六百万至八百万一集。”而部分头部影视剧单集的版权费用,甚至高达上千万元。例如,爱奇艺此前获得独播权的大IP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版权费近10亿,每集近1200万元版权费。

此前,慈文传媒摄制的都市题材电视剧《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就卖出了11.8亿元的天价版权费,相当于每集包含1685万的版权费。尽管这部剧播出后毫无水花,豆瓣评分仅有4.7。

慈文传媒等老牌影视公司早就掌握了版权的财富密码。通过《花千骨》《楚乔传》《老九门》等大火电视剧,分别贡献了2.29亿、5.56亿、2.3亿的营收,迅速拉高了慈文传媒的营收业绩。

慈文传媒仅是众多手握版权的影视制作公司的缩影之一,行业数以千计的影视公司,从版权中起家,也从版权中持续获利。

在上游版权的绝对制约中,长视频和短视频之间的阵营区分不再重要,毕竟只有手握着更多的版权,才能立于食物链顶端。

长期受版权压制的长视频,早在几年前便通过成立自己的影业,或者控股、投资其他影视公司和影视制作工作室,开始自制内容上的探索。

2018年起,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两家各自的自制内容比例首次超过版权内容比例。《延禧攻略》《如懿传》《陈情令》《庆余年》《赘婿》《山河令》等爆款网剧的推出,曾让三大头部长视频平台风光无两。

爱奇艺2020年在剧集领域推出的迷雾剧场尤为突出,包含多部悬疑类题材短剧集内容,以对标美剧的精品化内容和全新的剧场运营模式提升用户观剧体验,其中,《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都成为年度口碑之作,并掀起现象级讨论热潮。

由企鹅影视加持的腾讯视频更是自制大户,有《鬼吹灯》系列、《陈情令》《将夜》等爆款剧集,以及《创造101》《脱口秀大会》等热门综艺。不过近几年剧集质量下滑,尽管数量不少,但网友评论,腾讯视频的自制剧越来越给人一种“ 流水线的劣质制作+大IP+流量”的印象。

但无论如何,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都积累了大量原创内容,告别了受制于天价版权商的时代,开始主动拿捏影视版权。

04 一边攻讦,一边“偷师”

所以,当原创自制成为爱优腾等长视频的主要竞争力,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版权战争里,长视频也顺利晋升为“高人一等”的版权玩家。

由此可见,视频平台赢得版权胜利的究极方法是,一开始就把版权掌控在自己手里。

于是,不甘只是拾人牙慧的中短视频们,也开始学习长视频,走上了自制的道路。B站的长视频自制内容或是最成功的,综艺、影视、纪录片等多领域都有涉及。

截止目前,B站出品的综艺《说唱新世代》总播放量6.1亿,豆瓣评分9.2分,成为B站自制综艺的破圈之作,口碑超越同期爱奇艺《中国新说唱》《中国有嘻哈》,以及芒果TV等联合出品《说唱听我的》等说唱综艺节目。

在之后,B站又推出了《我是特优声》《90婚介所》等综艺,二者口碑都不算太差。

发力综艺的同时,剧集方面,B站有来自欢喜传媒的独播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以及最近大火的独播剧《双镜》。与爱优腾等平台不同,《风犬少年的天空》这部带着B站基因的电视剧,被官方赋予了二创的合规性。B站官方还专门为该剧举办了二创大赛,以最高10000元的奖金吸引众多UP主创作视频,以此作为该剧的重要宣发渠道。

二创争议不再,短视频平台的渠道和生态也不再为他人做嫁衣。自制内容,或是短视频平台和用户最好的和解方式,尽管此刻,被分去一杯羹的长视频平台们心有戚戚。

视频容量更小的快手和抖音,从微短剧方面着手。

随着快手对微短剧的扶持力度不断加重,截至今年7月,快手上累计参与短剧创作的作者数就超过6万,收录的短剧数量超过3万部,播放过亿的就有2500部。

这些微短剧的版权来源则是快手与相关网文平台的合作,如快手基于米读网文IP改编的微短剧《河神的新娘》《权宠刁妃》《冒牌娇妻》等,播放量不俗。今春,快手推出了轻喜剧短剧作品《这个男主有点冷》,以9.2亿的正片播放量,成为了当前国内短视频短剧行业的第一。

快手之后,抖音也奔向微短剧赛道。依靠字节旗下网文平台番茄小说的IP储备,以及和华谊兄弟创星娱乐、真乐道、唐人等影视公司合作,推出了不少短剧。例如大量明星客串的《做梦吧!晶晶》,以及李诞和秦牛正威主演的喜剧《为什么还要过年啊》。

长视频的攻讦之下,中短视频开始朝自制而努力,尽管目前的微短剧质量仍然堪忧。而一度理直气壮、斥短视频为“猪食”的长视频,其实也都在悄悄发展短视频,试图营造短视频高流量、高互动的社区生态。

正如在视听大会被炮轰后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的发文“回怼”: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腾讯曾先后推出过十几款短视频产品。包括微视、企鹅看看、闪咖、MOKA魔咔、猫饼、MO声、腾讯云小视频、下饭视频、速看视频等产品。除微视外,其余产品基本没激起什么水花。

微视的重心放在了与专业影视机构的合作上,例如与腾讯动漫合作,改编头部IP作品,如《王者荣耀》《冯宝宝与张楚岚》《绝顶》等。毕竟背靠腾讯的微视,IP储量十分丰富,仅在2021年上半年就上线了20多部自制作品。

同样,爱奇艺也曾推出短视频兴趣社区“随刻”,以及姜饼、吃鲸、纳豆、晃呗等短视频APP。而除了随刻外,其余几款软件也都“糊”得无人知晓。

随刻的核心发力点被爱奇艺方定为“基于IP的短视频的二次创作和消费”。即利用爱奇艺已有的爆款原创IP,发动创作者解读、剪辑等“二度创作”,从而吸引粉丝进行“二度消费”。显而易见,爱奇艺试图偷师B站,通过官方二创的方式,增强用户粘性,掌握新的宣传渠道。

但无论是腾讯的微视,还是爱奇艺的随刻,内容层面都显得后发无力,在市场规模和用户口碑度上也始终没有姓名,更遑论复制已成巨兽的B站、快手和抖音的生态社区。

说到底,长短视频还是互相眼热,所以才有了无休无止的版权攻讦,和业务“学习”。

事实上,尽管在复杂的缠斗绞杀中,长短视频有两败俱伤的时刻,观众的体验也偶尔被无辜裹挟。但混乱的版权大战伴随着从《民法通则》到《民法典》,知识产权法律条文的多次修改、不断完善,在某种程度上不断升级着平台方和观众方对版权的认知意识和保护程度,权利界限变得更加分明,也催生着更多优质自制内容的生产和竞争。

排斥融合的过程,传递的或许是向好的信号。只是我们尚未知道,关于版权之争什么时候能迎来中场休息。

但长短视频的战局是不可能彻底终结的。“人们谈论和平,却不相信和平会真正实现”。尤其是这浩大战争,总是关于利益。

参考来源:

1.爱优腾“舌战”字节背后 短视频切走三分之一网络视听市场蛋糕,新京报,2021

2. 尊重原创应该尽早成为影视行业共识,中国文化报,2021

3.《夺冠》和《囧妈》背后,B站、字节跳动艰难入局长视频,界面,2020

4.东京奥运会「混乱」的视频版权大战, 壹娱观察,2021

5.深度起底微短剧市场:抖音、快手、微视的短视频必争之地,数娱梦工厂,2021




Powered by 国产精品露脸视频手机在线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