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字号杂谈:焚香撒黄符、插筷摆鸡蛋——山间女尸的诡异现场

发布日期:2021-10-19 00:37    点击次数:183


今天早上,雾散了,天才亮了,当地村民刘(26岁,男)上山砍柴。

走在他曾经走过的山路上,他慢慢意识到不对劲,路上开始出现一些散落的黄符和黄彪的试卷。

走着走着,一具赤裸的女尸出现在他面前。

惊慌失措的刘滚着爬下了山,和大家说:

“死人!老子可算八代血霉了,去了黄河!”

“死人!路上停着一个死人,还有人祭祀!”

山上死人的消息突然在村里传开,整个村子笼罩在恐惧的气氛中。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村长罗旭东的耳朵里。他立刻带了几个壮实的年轻人,准备让刘带路去检查现场。当他到达刘家时,他看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摇了很久的头。

“那个地方很邪恶,我也不会去。”

罗旭东没那么容易对付,笑嘻嘻的对他们说:

“大虎别走,你们都听清楚了吗?嘿,警察回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也许是凶手!”

一听,刘不得不下床,带着大家上山。在核实有一具尸体后,罗旭东报了警。

(一)诡异现场

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小敏从浴室里冲出来用漱口水接了电话,转头狮子吼:

“老k,谋杀!走吧!”

老k走出卧室,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打了个哈欠:

“谋杀案?”

“嗯,而且听起来也不太难。”

一听这话老k两眼放光:

“亲爱的团队在哪里?”

“就在楼下。”

“去吧!”

一开始是四个小时的车程,后来是颠簸的乡间小路。可以说,一群人在找到罗旭东等人之前,经历了很多磨难,他们把他们带到了山上的现场。

罗旭东停下车前,转过头,指着前方说道:

“警官,这就是现场。”

罗旭东手指的方向现在挤满了人。

“我靠!这么多人”小敏显然惊呆了。

“我不是叫你保护现场吗?”刘璇叹了口气。

见刘璇不悦,罗旭东连忙解释道:

“经过我们的疏通,大部分村民都下山了。现在,死者家属在现场,他们拒绝离开。”

“死者身份已经确认了,对吧?”

“是的,死者是徐阿姨,53岁在我们村。前几天她失踪后,家里人以为她要去城里找女儿,就没多想。她没想到会死在山里。”

死者的两个泪流满面的家属一一让路后,调查组才真正看到了尸体。

然后老k观察了一下现场,这个地方似乎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上山的路。道路两旁有茂密的森林。尸体赤裸地躺在路上的两块大石头之间,尸体旁边有一只袜子。

真正诡异的是,尸体旁的地上散落着大量的黄符,尸体周围摆放着四个煮鸡蛋。每个鸡蛋旁边,都有插在土里的筷子,还有烧到根部的香。

小敏看着这吓人的一幕,忍不住问:

“村长,这些黄纸黄蛋在现场开头有吗?”

“是的,是的,今天黎明前,当老虎上山时,他在尸体旁边看到了这些文件和鸡蛋。他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死者家属没有在纸上撒任何祭品。我们这里没有这种风气。”

老k在地上看了一会儿尸体,又转向刘璇等人说道:

“死者腹部被抬高,鼻腔周围有蝇蛆活动。结合死亡现场初步推测死亡时间为三天前,死因需进一步尸检。”

“嗯,我们这边也差不多,因为一开始等的人太多了,现场被破坏的有点严重,照片拍摄已经结束了。”

随后,黄福、鸡蛋等共计143件证据被带走检验,尸体被送往郊区殡仪馆。

(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天一大早,刘正打算带人去拜访,却碰见了刚验完尸回来的和老k。

“怎么样?死因确定了吗?”

“嗯,死者死于绞杀造成的机械性窒息。虽然她没有被强奸,但她身体表面有很多皮下淤青和抓痕,其中很多是抵抗伤害,也就是说,她很可能在死前和别人打了一架。我们已经把死者的十颗钉子都送去检查了。”

刘璇扭着保温杯,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死者是在与人打架时被杀的?很好。我们将查明死者是否与任何人结怨。”

“另外,和50岁的女人打架还是用抓的方法,建议多查查女人。”老k加了一点。

话音刚落,一个电话从雨花镇派出所打到了市刑侦大队:

“注意,今天早上半小时前,雨花镇附近二木子山上的道观上发现了一具女尸。”

二子山和最后一例病例所在的山之间的距离不到30公里。考虑到短时间内发生了两起案件,刘璇一方面指派一名路人负责徐阿姨的案件走访,另一方面通知各小组立即集合,前往二子山调查刚刚发生的案件。

带领众人到现场的是雨花镇派出所的吴所长,在路上他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死者是我们镇上56岁的马阿姨。昨天下午,她告诉家人,她打算把自己的功德捐给山上的寺庙,但她一夜没有回来。今天早上,她的儿子向我们派出所喊,报告她的失踪。当她听说她在寺庙里失踪时,我们拿出一张现场照片给他看,但那是她。”

吴主任提到的寺庙是一座道观,当地人称之为“狐仙寺”,香火很旺。

奇怪的是,这个案子和之前的案子有很多相似之处——黄纸、下蛋、插筷子满地。

刘璇发现,这一次,死者不是赤身裸体,而是穿着内衣和裤子仰卧在道观旁边的路上,裤子里还夹着一些人民币。

看到现场的基本情况,刘璇找到了小和尚发现的尸体:

“尸体离你这么近,你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小和尚紧张地回答道:

“我们在里屋离寺门很远,所以听不到寺外的声音,但昨晚确实有人听到呼救的声音,但因为只有一个人听到,所以没有担心。”

“你认识这个人吗?你见过吗?”

“我记得这个。她经常来烧香。我还记得她昨晚8点左右离开的。那时候,我们都得回房睡觉。”

在对现场进行基本调查后,尸体被运回法医鉴定中心进行尸检。

(三)连环杀手

“跟徐阿姨的案子一样死?”

“这个徐阿姨没跟别人结仇。这是怎么发生的?”

刘璇揉了揉眼睛,看着老k刚刚带来的尸检报告,略带惊讶地说道。

“亲爱的团队,这两个案子恐怕没那么简单。我个人建议这两起案件可以一前一后调查。”

“我也这么认为,但就因为死因和现场一样吗?”

“没有,我只是看了你给我的信息。徐阿姨去世的地方离一个叫打坐的地方不到3公里,而马阿姨去世的地方就在狐仙庙旁边。它们的第一个共同点是,都属于经常去寺庙的朝圣者。”

“此外,死者的所有衣服都被拿走了,他们都是在烧香回家的路上被杀的。你知道这么多共同点。”

“你是说,这个杀手是连环杀手,杀害年长的信徒?”刘璇问道。

老K点点头。“嗯,这个充满迷信的场景设定手法说明凶手本人也有类似的信仰,但她的信仰更极端更疯狂。”

刘璇拿出一个小笔记本:

“所以,我们应该查一个也经常光顾这两座寺庙的女人,对不对?”

“准确地说,她是一个肉眼非常陌生的女人,经常出入这两座寺庙,而且她并不年轻。”老k说。

(四)“玉皇大帝”和“正宫娘娘”

按照这个思路,刘璇的团队分工合作,一方面负责冥想,另一方面负责福克斯·大仙寺。最后,她问罗新桥(48岁,女),一个合格的“陌生女人”。

她还有一个丈夫陀庚(51岁,男),和她一样经常去寺庙。

“完全没有审讯,全都有病,两个精神病患者”,刘璇笑着把审讯记录放在老k面前

“没问题,有电话。徐阿姨右手中指指甲和马阿姨右手食指指甲的生物样本基因型为混合基因型。这种混合基因型可以通过加上罗新桥、托庚和被害人的基因型得到,证据确凿。”老k笑了。

整个案子解决了。

案件事实:

罗新桥和托庚有着相似的宗教信仰,托庚从13岁开始就经常去寺庙。因为性格缺陷和人格缺陷,他们的信仰变得扭曲,导致思维奇怪和行为异常。

从去年开始,陀庚开始自称“玉帝”,而罗新桥则自称“宫中皇后”。陀庚选择了那些经常在庙里烧香的信徒跟随,被选中的人被拖去当“西宫娘娘”。

那么,如果“巩峥娘娘腔”想要得到一个与“西工娘腔”作战的机会,最好是杀了他,为自己脱去衣服,这样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作为犯罪动机,他先后杀害了徐阿姨和马阿姨,在这个过程中,他会“主持正义”,这实际上是帮助妻子勒死受害者。

★·本案总结——迷信类犯罪●迷信类犯罪

所谓“迷信犯罪”,是指犯罪分子在迷信支配下实施的犯罪行为。

一般来说,这类犯罪可以分为两类:

-积极迷信【/S2/】积极迷信是指一些犯罪分子利用封建迷信作为犯罪工具,为自己谋取利益。这类犯罪行为人的真正动机不是封建迷信本身,而是物质利益等。

典型案例:

2017年11月7日,肖家镇码头村村民刘某来到肖家村派出所报案,称自己被他人以治疗女儿精神病为名骗走现金600元,还丢失一台电视机。经查,今年的7月7日,犯罪人朱某打听到刘某的女儿患有精神病,便来到刘某家,谎称自己医术高明,能治好精神病,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朱某党便开始给患者“治疗”。朱某本无行医资质,他完全采用封建迷信方法为刘某的女儿“治病”,在经过“敬老爷”“贴符”“驱鬼”后,朱某声称治好了,当场收取现金600元,剩下的1000元等好清楚再收。然而,经过朱某的“治疗”后,刘某女儿的病情并无任何好转。11月6日,朱某再次来到刘某家,欲收取余下的“治疗费”,遭到刘某的拒绝。后趁刘某外出之际,朱某将刘某家中的一台海尔牌液晶电视机搬回自己家里,充抵“治疗费”。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这种积极迷信的犯罪分子往往不是封建迷信的主体,而只是喜欢利用别人的封建迷信思想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信仰型迷信

信仰迷信是指犯罪人自身迷信行为所导致的犯罪类型,犯罪人的犯罪动机属于典型的基于信仰的犯罪动机。

看两个案例。

案例一案件来源:《北京晚报》原发日期:2007年5月13日

王老汉的儿子天生失明,后来经常生病。他的妻子在他儿子结婚后不久就去世了。

结果,王老汉和妻子陈老太都认为自己是“灾难明星”,给儿子们带来了灾难,所以经常吵架,也为此打算离婚。

事发前一天,陈太太打算出去找人聊天,王老汉拒绝了,但陈太太根本不理他的话。之后,王老汉离家,一夜未归。

第二天一早,王老汉刚进屋,妻子就提出“我不想住了”。生气的时候,王老汉站起来说:“我们就别活了,别给儿子找负罪感。”话音刚落,王老汉立即拿出菜刀,两次砍伤妻子的脖子,导致对方失血性休克死亡。看到妻子断气,王老汉叫儿子报警,然后他想举刀自杀。

本案是一起因极端迷信杀人的典型案例。

案例二案例来源:《鲁中晨报》原发时间:2004年9月22日

2004年,52岁的梁担任越南国家体育委员会副主任,但没人想到这位高官非常迷信。

根据越南警方的调查数据,当时事业不顺的梁认为,如果和处女发生关系,会给他带来好运,尤其是在官场。

于是,梁给了他22岁的情妇阮的琼娥1000美元,并要求她为自己找一个处女。

为了讨好梁,阮的琼娥把隔壁13岁的妹妹推进了火坑。尽管阮的琼娥威胁受害者不要告诉家人,但女孩回家后告诉了父母被强奸的事情,她的父母立即起诉了梁。

身居高位的梁看出了不对劲。为了保住自己的黑帽子,他派人给受害者家属送去6.8万美元,试图收买人心,换取撤诉带来的安宁。

毕竟6.8万美元对于一个普通的越南家庭来说几乎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女孩的父母经不起诱惑,所以在收到这笔巨款后主动撤诉。

然而,越南警方认为,不管女孩的父母有什么计划,鉴于事情的恶劣性质,他们决定调查梁,然后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女孩父母撤诉两天后,阮的琼娥突然向警方自首,承认了她和梁的罪行,两人最终都受到了惩罚。

本案是一起因极端迷信而性侵的典型案例。

●迷信型犯罪人——犯罪心理特征

(1)认知错误、迷信和混乱。

以文中提到的土坑夫妇为例,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下意识地屈从于封建迷信的力量,对怪力混乱的神灵顶礼膜拜,这其实源于认知上的缺陷和错误。

(2)对迷信活动有非常狂热的情绪,对自己所信仰的“上帝”表现出绝对的服从。

③人格异常。

极端迷信的罪犯,其荒谬的动机往往难以理解,揭示了这种荒谬背后的人格异常。

就土坑夫妇而言,他们从小信奉的不是真正劝人向善的宗教信仰,而是山村女巫口中的怪力混沌神。随着时间的增加和两人不断参与一些迷信活动,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开悟”了。形成这样的信念后,他会坚定地相信它,并按照这个完全虚幻的角色行事,这伴随着强制性的身份反转和对原有身份的否定,而这种反转的土壤就是罪犯。

④强烈的犯罪意志。

这类罪犯以追求不切实际的目标为动机,因为他们非常渴望让这些目标实现,所以他们有坚定的犯罪意志。

附:极端封建迷信暴力犯罪分子一般满足两个基本特征(概率结论):

教育水平低。

——多为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

●封建迷信型犯罪人——犯罪行为特点归纳

(1)带有明显迷信色彩的行为。

比如这个案子的犯罪现场。

②犯罪行为动机难以推测。

夫妻俩被害后,没有拿走被害人的钱,也就是没有赚钱。

夫妻俩被害后,虽然把衣服拿走了,但没有被性侵和烧死,也就是没有寻求性。

庹先生和夫人从未见过这两个受害者,他们没有深仇大恨,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敌人。

这三种不同的犯罪动机是这种极端犯罪的一个特征。

(3)喜欢揭露自己的犯罪行为。

本案犯罪现场,第一案位于上山必经之路,第二案在道观旁边,都很容易暴露。

这是封建迷信犯罪的第三个特点——明明是犯罪,却没有涵盖。

本质上,这是因为这类犯罪分子执拗偏执,认为自己的犯罪行为符合自己内心的信念,正确,值得被看到。

④犯罪行为的暴力程度可以极端。

以本案为例,图根夫妇的犯罪手法是徒手空与被害人搏斗,然后将其勒死。该犯罪行为来源于其信仰型犯罪支配下衍生构建的虚幻情节,可以直接决定其实施犯罪的方式,因此该犯罪行为的暴力程度上限很高。

附,与动机相关的案例:

莫里亚蒂K:除夕夜,案例33:凤凰山戴鼻子吃尸体的人许任重连环杀人案。

全文结束。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万恶之地[/s2/]


Powered by 国产精品露脸视频手机在线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