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坛斗士》:主角发招大喊的那三个字原来是这个意思

发布日期:2021-10-19 00:47    点击次数:57


文 / 长鼻君的怀古橱

今年4月13日,日本埼玉三湘市一公寓发生严重火灾,8楼一房屋被完全烧毁。消防员在厨房附近发现了两具老人尸体,上面有最严重的燃烧痕迹。这时,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几天后,警方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其中,男尸是漫画《恶魔祭坛战士》的角色设计师,77岁,另一具尸体是他85岁的妻子。

R.一. P

坏消息的消息震惊了许多中国观众。《恶魔祭坛上的斗士》是很多人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无论是有主角光环的火焰神,还是绝代华丽的荣耀神,还是保持智商直线下降的神,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卡通形象。然而,塑造这些鲜明人物的燕山先生却意外离世,让人唏嘘不已。

(盐山纪生所绘小说版插画)(燕山极盛绘小说版插图)

也许你不记得《恶魔祭坛的斗士》的内容,但你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高喊“全副武装”的青春岁月,那种拿着字典查“伊”是什么意思的好学精神,那种养白化病老虎的遐想。现在,这部作品的几位创作者已经去世,但关于盔甲的传说不会离开这里。

我们特意把全国发行版的第一集挪了一下,这样可以重温一下,也许看起来会酸酸的:

神坛斗士第01集_1080P在线观看_腾讯视频https://v.qq.com/x/cover/7z297b6f8oz934b/g0012758tjq.html也在上涨。第一部作品大家都很熟悉,就是《Young JUMP》中发表的漫画《圣斗士星矢》。被改编成漫画后,吴在动漫迷中引起了很大的话题。能组装组装的玩具不能再卖了。圣衣是畅销商品的代名词。

《圣斗士星矢》在玩具市场的火爆,让很多动画公司和玩具厂坐不住了,绝对不能看着他们赚钱。一夜之间,许多这样的漫画——五个美丽的少年——突然出现在日本电视屏幕上,将世界各个角落发现的神话变成盔甲,大喊一句奇怪的咒语,穿上盔甲战斗。从1988年到1990年,“盔甲部”成为日本漫画中最受欢迎的主题。其中,最成功的两部后续作品也是中国观众最熟悉的——《恶魔祭坛的斗士》和《天道战记》空。

(这个叫“一木拉撒”,那个是“武装起来”,别搞混了)(这个叫“木易·耶戈”,那个叫“武装”。别糊涂了。)

《魔鬼圣坛斗士》的制片人Sunrise并不是一家喜欢参与其中的公司。自从他们挖出了这个巨大的宝藏,他们一直在等待别人复制它,坐着数玩具的许可费。然而,偏偏不是赶上前一年的好时机。备受期待的机器人动画《机甲与卫龙之战》在市场上吃了一记闷棍,玩具根本卖不出去。再看另一边,将闪光塑料片插入裸体玩偶的玩具“圣斗士星矢”已经疯了,即使是强悍的老版本也坐不住了。

1988年,Sunrise做了几个重大的改变。首先打破了十几年的传统,今年没有机器人动画。其次,合作伙伴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玩具的赞助商从Bandai变成了TAKARA。作为一个全新的开始,今年的代表作《恶魔祭坛战士》受到了Sunrise和TAKARA的高度期待。

(“圣衣分解装着”让Sunrise和TAKARA极为眼红)(“圣衣被拆开包装”让Sunrise和TAKARA极度嫉妒)

被任命为导演的池田成,曾经是著名导演高桥良辅的得力助手,主要负责动画的拆分工作。《恶魔祭坛的斗士》是他的第一部作品,意义重大。几年后,他执导的《新运动战高达W》也是一部卖腐男团的五人动画,也经历了和《魔鬼祭坛的斗士》一样的不幸命运。

上个月死于火灾的燕山继盛是高桥良辅的左膀右臂,相当于富二郎身边的安彦良和。常年在日出负责人物设计和绘画监督,是公司里可信赖的骨干。宇宙土豪破阴霾,《铁甲骑兵》中的“励志兄弟”都是他写的。

(“激励哥”堪称盐山纪生的代表角色)(《鼓舞兄弟》堪称燕山极盛的代表角色)

在接到《恶魔祭坛的斗士》的任务后,吉胜燕山第一时间直接带来了“铁甲骑兵”这个角色,并且将头发换成了闪耀的神——最帅的角色之一。其他角色就没那么幸运了。燕山极盛一开始不想画神仙帅,但沈拓本该是个调皮的孩子。但不知怎么的,燕山极盛变了,在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后五个人都变成了美丽的少年,这也为日后动漫奇怪的市场趋势奠定了基础。

(盐山纪生所绘的《魔神坛斗士》人物图)(吉生燕山画恶魔祭坛上的斗士形象)

负责装甲设计的冈本秀夫一直是Sunrise专注的机甲设计师。虽然名气没有大河原邦男大,但经过“银河三风”和两座高达的洗礼,可以算是身经百战。参考日本大装甲的风格,他为《恶魔祭坛战士》设计了一种独特的装甲——“装甲陈美雅”。几年后,冈本秀夫的兴趣突然转向了专题片,沉迷于设计各种机甲枪套。中国观众对他的作品最熟悉的莫过于《真实鲍晓》中的那些B型机器人。巧合的是,卡布达和火神的圣斗士也是同一个人。没想到吧。

应该说《日出》为这次后续工作提供了相当不错的人员,但是《恶魔祭坛的斗士》播出后却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轨道。

(卡布达和火焰神都是樱木花道配的)(卡布达和火神都是樱木花道配的)

扔错道的保龄球

1988年4月,《恶魔祭坛的斗士》开播。同月,由TAKARA赞助的另一部漫画《魔鬼英雄》出现。后来因为《三条腿的猫》的翻译(把“你”误认为“谭”),当时很多中国年轻观众都很困惑,长大后分不清哪个是哪个。这两部作品都伴随着许多中国观众成长,但在日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大家都是四月番,命运怎么差这么多)(我们都是四月人,为什么命运如此可怜)

从播出的那天起,《恶魔祭坛的斗士》就再也没有让制作人和赞助商放心。动画的收视率并没有Sunrise预期的那么快,无论是和它的直接竞争对手《圣斗士星矢》相比,还是和同期播出的《魔鬼英雄》相比,都不算好。屋漏偏逢连夜雨,在《魔鬼祭坛斗士》播出期间,发生了日本动画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播出事故。

《恶魔祭坛的斗士》第17集播出后,一周后,观众们准时在电视机前等候,为新一集做好了准备。然而,电视上播放的和上周一模一样。观众可能会怀疑自己一周前乘坐了时光机,穿越回去了,因为在日本动画历史的几十年里,从来没有一个乌龙事件是同一集连续播出两周的。这种不幸恰巧赶上了《魔鬼祭坛的斗士》。更不幸的是,在动画播放的过程中,出现了裕仁之死这样的大事件。《日出》原本计划拍四十集,但因为重播事故和袁黑塞的变故,不得不删减一集,成为日剧中比较少见的39集。

(电视台的道歉信)(电视台道歉信)

坏事还没有结束。即使收视率低,更何况玩具卖不出去!想要知道制作和播放动画没有利润,就需要靠动画带动周边产品的销售,这样制作方和赞助商都能赢。围绕“恶魔祭坛战士”的玩具销售只能用惨淡来形容,这让玩具经销商TAKARA极为愤怒。他们不断给Sunrise施压,最终对动画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

一直以来,每次看《魔鬼祭坛的斗士》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动画后半部分的风格会突然改变?最奇怪的是“超级弹跳”这个词居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绝招之前?这是什么“超级弹跳”?这应该会让很多中国观众感到困扰。现在我知道这个“超级弹跳”,弹跳~弹跳~弹跳~,把导演弹开了。

“超级弹跳”这个词原本是TAKARA根据《恶魔祭坛的斗士》制作的玩具系列的名字。这个系列的玩具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人物的胳膊腿脚都有几圈弹簧,所以在做拳击或者踢腿动作的时候非常有力。弹簧还有一个很大的用处,就是玩具的四肢可以做出各种扭曲和高难度的动作,说明书上还专门画了如何缠住魔神战士的四肢。如果把“超弹”改成人们能理解的东西,其实就是“超级弹簧能拧”。

(“超弹动”的特点就是满身令人毛骨悚然的弹簧)(“超级弹跳”的特点是被令人毛骨悚然的弹簧覆盖)

问题是“超弹”系列玩具做工极其粗糙。虽然弹簧可以提供非常强大的力量和延展性,但粗糙的手感使小学生很难玩耍。当然,这并不是玩具销售缓慢的主要原因。只要看过超弹跳系列的人物模型,就会觉得恶灵Saber和赵灵儿的手是小巫见大巫。

(火焰神充满魔性的眼神……)(火神的眼睛充满了魔力...)

(再看这奇葩的身体比例)(看这美妙的身体比例)

有理由说,如果玩具被做成这个样子,你就不应该指望卖掉它们。但金主TAKARA拒绝在自己身上找理由,反而指责动画制作团队在动画中没有使用玩具的名称,导致商品滞销。玩具厂找到Sunrise,要求在每一集动画中,不仅要在把戏前加上玩具名称“Super bounce”,还要在屏幕上写下并播放大号汉字。

听到主办方要求修改后,池田成导演的心里装着一万匹飞奔的草泥马。双炎斩就是双炎斩,超级弹跳双炎斩是个什么东西。池田成表示强烈反对这种粗暴干涉作品创作的行为。虽然很难获得当导演的机会,但你不能为了卖更多的玩具而改变动画设置。

(家长看到这种说明书,还敢放心购买吗?)(家长看到这种说明,还敢放心买吗?)

事件的最终结果,自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TAKARA对Sunrise施加了巨大的压力,最终导致池田成退学,被踢出《恶魔祭坛的斗士》的创作团队,由滨金寿接手导演工作。直到OVA版本,池田蔡程回到了制作团队。所以电视剧版的《恶魔祭坛的斗士》分为两部分,以光明皇帝盔甲的出现为分界线。从最底层开始,“超跳”出现在公开的字幕中,成为每集必喊的招式名称。

但叫卖广告并没有挽救玩具的销量,TAKARA仓库里的“超级弹跳”越堆越高,根本卖不出去。与此同时,漫画的流行神奇地爆发了,这真的让玩具厂完全无法理解。

(当年对“超弹动”的含义有多种猜测,谁能猜到跟弹簧有关?)(当年关于“超弹”的含义有很多猜测。谁能猜到这和泉水有关?)

本来《恶魔祭坛的斗士》是针对小学生男生的,周边产品就是根据这群人设计的。然而,因为燕山极盛的美丽设计,这部动画在年轻女性中形成了一个热门话题。观众被动画中五个性格迥异的漂亮少年迷住了,忙着帮他们配CP,这大概是日本宅圈腐女的早期作品,虽然人们最初是为了动画才这么做的。

随着粉丝的激增,《恶魔祭坛战士》的市场运作正朝着制片方不愿意看到的奇怪方向发展。因为五大魔神武者的人气太高,经纪公司干脆制作了五个seiyuu组成了日本动漫界最早的seiyuu偶像团,取名为NG5,甚至还计划让四大魔将组成一个兄弟团叫OK4。以草尾毅为首的五人男团,配音火神,录制唱片,上电视,开演唱会,俨然一个大明星。据说在一次握手会后,一些女粉丝因为舍不得离开而哭泣,最后晕倒休克被送上救护车。

(可能是最早的声优偶像团体)(可能是最早的seiyuu偶像组合)

一方面是堆积如山的“超弹”玩具,另一方面是大量的NG5演唱会。这一次,轮到TAKARA一万匹草泥马驰骋了。本来想满怀期待地把玩具卖给小学生,没想到却勾引了一群女生……年轻人。面对这种情况,TAKARA负责人无奈地向电视台描述了《魔鬼祭坛斗士》:

预期用户根本不买这部作品,但所有买的人都是意外用户。这就像保龄球一样,当球被扔进隔壁球道时,它甚至打满了球。

最后,本该卖给小学生的“超弹”系列玩具,因为出色的弹性扭曲功能,基本都成了腐女的玩物,专门用来摆各种蠢蠢欲动的造型。直到最近的万代接手,《恶魔祭坛的斗士》像样的周边产品才出来。

(这才是“超弹动”的正确玩法)(这是玩“超级弹跳”的正确方法)

空耳有时害死人

辽宁儿童艺术剧院(简称“辽艺”)是很多人童年的天使,专门为缺乏文化生活的中国小观众带来外国动画片的福音。辽艺配音艺人的声音已经成为不可磨灭的记忆,但优秀的辽艺译作总有一个阴影围绕着,那就是译作是否严谨。可以说廖怡翻译的动画处处好,就是名字极其难听,不仅与初衷相差十万八千里,还经常犯低级错误。遗憾的是,《恶魔祭坛的斗士》是廖义无厘头翻译的代表作之一。既然是对老动画的回顾,就应该借此机会还原空翻译时被坑过的名字,进而批判廖毅的翻译。

让我们从标题开始。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跑调了。“魔鬼祭坛的斗士”的原名是“装甲サムラィトルーパー”,与中文名不符。“要义”对应的简体汉字是“要篆”,强烈怀疑中文名中的“坛”就是从这里看得出来的。サムラィトルーパー是一个复合词,它结合了日语中的“武士”和英语中的“士兵”。所以这部动画的名字应该直译为《铠甲传奇:武士部队》。

(《魔神坛斗士》……呵呵……容我静静……)(《魔鬼祭坛的斗士》...呵呵...让我安静一下...)

《恶魔祭坛上的斗士》的盔甲是以日本传统盔甲为蓝本,故事全部以日本为背景,有着浓厚的东方气息。但是在《辽艺版》的翻译中,里面人物的名字都变成了奇怪的美式发音,比如经常和奥利奥混在一起的火神利奥。还有荣耀的上帝。请在翻译中和我一起念这个名字——随机。

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很明显,他们都是日本人。为什么这个名字如此美妙?直到互联网之后才发现,所有的字都被翻译成了空杰作。不仅把日本名字改成了一个奇怪的假外国名字,还吞掉了原名字中的设置。

首先,“火神、陀神、艳神、神、水神”的表达是翻译的二度创造。最初,这个家族是五个武士的代号。正确的名字是火、金刚、光轮、天空和水浒传。翻译不仅增加了大量误导性的“神灵”,还创造性地发明了沈拓这个新词。从小,毕畅君就不明白为什么一坨屎能成神。

(坨,坨你妹啊)(肿块,肿块你的妹妹)

然后是角色的名字。其实这些角色都有非常地道的日本名字,一看就知道你在玩什么梗——

上帝利奥,真田辽;

舒,美丽的黄色;

广汇随记,伊达招士;

神托马,羽木当麻;

水神绵延,毛利绵延。

(终于知道为什么光辉神的头发总是遮住右眼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光荣的上帝的头发总是遮住我的右眼了)

熟悉日本战国历史的朋友,马上就能看出后三位是谁的后代——、(余则修记)和毛利元。沈拓秀皇比较特殊,为了配合华侨的设定,名字也有所不同。

火神真田辽的姓氏让他很容易被误认为是真田幸村的后裔。虽然这个人物基本上是按照《演义》中真田幸村的形象来设计的,但设定他的祖先只属于奈达军——明治、大正时期言情小说所塑造的奈达军。需要注意的是,动画中真田辽的盔甲并没有使用正田家族的六便士家族徽章,而是使用了曾经投靠其中的武田家族的库灵作为徽章,确实耐人寻味。

(注意铠甲的徽章)(注意盔甲的徽章)

其他类似的纯翻译成乔,白燕翻译成白,辉煌皇帝翻译成光明皇帝,所以我们不要在意这样的小问题。真田大名鼎鼎的姓氏能翻译成索纳塔,真是好笑又气人。利奥索纳塔,如果他不仔细听,他会以为老司机拿着三明治饼干在开车。

不是长鼻子先生对翻译苛刻,而是有些错误完全可以避免。至少在动画的前部可以正确听到毛李绅的名字——虽然发音和中文几乎一样,但他在后半段基本放弃了治疗,像《金刚秀》中的舒康格、《光轮书生》中的睢己狂论这样莫名其妙的空耳朵翻译都出来了。这些都是用汉字写的,印在电影结尾的字幕上。最讽刺的是,中文版结尾的译名就在这些汉字上面。

异域之神辽艺版正派人物的翻译相当离谱,反派相对好一些。不是因为翻译水平提高了,而是因为反派的命名方式“魔鬼祭坛斗士”,本身就很无厘头。

在《日出》首次出版的《恶魔祭坛斗士》预告宣传中,反派的盔甲被设定为各国的神话混沌。有埃及的死神,也有东南亚的蛇神。后来觉得离日本武士的设定太远了。几经修改,现在成了大杂烩。有毒的恶魔娜扎和黑暗的恶魔阿努比斯是初始设定的遗产。

(“超弹动”的又一种正确玩法)(玩“超级弹跳”的另一种正确方法)

日本在古代没有发明自己的文字时,用汉字代替假名。虽然发音相似,但完全没有汉字的意思,所以被称为“叶晚假名”。后来日本摩托暴徒觉得用叶晚这个笔名写作特别牛逼,经常把各种名词变成拼音汉字,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问候语“夜深人静,苦不堪言”(请多多关注)。

为了让它的名字符合日本武士时代的设定,《魔鬼祭坛的斗士》还改变了外国请来的神仙,装上了奇怪的汉字。

(四大魔王各自都有日本式的本名)(四大恶魔都有自己的日本真名)

毒魔娜扎这个名字来自印度神话中的那加部落,魔兽玩家应该都很熟悉。经过音变和汉字处理,写成了哑巴挫折。而来自古埃及的黑魔王阿努比斯被变成了一个邪恶的奴隶。幻术拉久拉是原字,对应的汉字是罗咒。伟大的恶魔,阿拉吉,应该被宣布为阿罗约。幸运的是,当时的中国翻译买不到超弹玩具,看不到包装上的汉字。否则,当他们用中文阅读时,他们会感到奇怪。

正面人物卡奥斯也是来自外国。虽然他装扮成日本行走的和尚,但很多人已经猜到了他的原型——希腊神话中混乱的混沌。根据杜月笙的音译,他被写成魔神坛斗士。

(作为迦雄须族的最后一人,迦游罗(卡尤拉)白白的屁股给了许多人最初的性启蒙)(作为魔神坛斗士的最后一个人,迦游罗(Karjula)用她的白屁股给了很多人最初的性启蒙)。

四大魔王中最早出现,最后被洗白的鬼魔王舒顿·东条,是日本开箱制造的。他的名字和《恶魔祭坛的斗士》中的其他暴民不太一样。舒顿在电影中的中国角色被写成了烛天男孩。其实这个名字的发音和另一个日本著名怪物的名字完全一样——那就是那个拿不到鬼的SSR吞酒男孩。

虽然反派的名字都是杜月笙的风格,但把“邪恶世界”翻译成“宇迦世界”仍然是一个不可原谅的低级错误。当然,中国观众将不得不忍受像廖怡这样的翻译很多年。

(尤加之王阿拉哥(妖邪帝王阿罗醐))(尤其是王阿拉格(妖帝阿罗依))

这货居然有游戏

因为文章是在友燕社发表的,所以不得不说一些游戏相关的内容。好在不多,三言两语就能搞定。

本来《恶魔祭坛之斗士》的目标用户与FC玩家重合,理论上是中小学男生。但动画播放后,小学生反响冷淡,收视率不高,玩具卖不出去。只买了CD和演唱会门票的女粉丝被热情追捧,连玩游戏的机会都没有。

在Sunrise作品中,《魔神坛斗士》只能靠边站在日出的作品中,“恶魔祭坛斗士”只能靠边站。

直到1999年,一款名为《日出英雄谭》的游戏出现在奄奄一息的主持人身上,这可以算是日出自己的“超级机器人大战”系列。然而,在这部作品中,所有的机器人都出现在过去的朝代,而没有考虑其他类型的动画角色。一年后,DC去世,Sunrise发现自己在错误的平台上没有赚到钱,于是做了一个移植版的PS2,叫做“Sunrise Hero Tan R”,这是一个增强版。完全移植自然,没人买,所以增加了几个原创的新篇章和角色,包括《魔鬼祭坛的斗士》、《高智能方程式赛车》等非机器人作品。

那是关于《恶魔祭坛的斗士》的游戏。然而,毕畅君在查找资料时,发现一个日本人的博客上有YY的SFC版“魔鬼祭坛斗士”,还骗了不少国内玩家。

(SFC的画质当然到不了这种水平)(证监会的素质当然达不到这个水平)

最后想说的话[/s2/]

当年引进中国的翻译版本,第一部动画被砍掉,OP的第二阶段,即森口弘子演唱的《武士之心》直接播放。这当然是辽代艺术辉煌历史上的又一个瑕疵,这种做法的可恨之处在于,从第一集开始,光明皇帝的存在就被彻底揭露了,以至于当你看到白色铠甲的样子时,并没有那么兴奋。因此,为了报复社会,长碧君决定在文末只对所有没看过《恶魔祭坛战士》OVA的朋友说一句话-。

最后五个人都被消灭了!

(有多少人认为电视机不好?)

关注微信官方账号中的“游戏研究会”,在后台发送关键词“老动画”,查看更多经典动画和游戏评论,如下。




Powered by 国产精品露脸视频手机在线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