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剧情解读16:尔淳步步为营

发布日期:2021-10-19 00:35    点击次数:62


春儿始终记得“我进宫为养父效力”的原则。一睡完就开始挑拨皇后和如飞的关系。

孙柏杨给了她香囊,这是皇帝和如飞之前不想要的,但她第二天就给了皇后。比如公主,很难不产生“老皇后是不是想跟我抢人”的想法。因此,当女王说让她在小格格举办百日宴时,她用一种奇怪的方式说:是啊,不祈祷怎么能避开反派呢?(你是反派)

皇后也不甘示弱:小格格虽然贵为女儿身,但始终是皇上的血脉又怎会福薄(你就是福气不够,才没生出儿子,只生了个女儿!)皇后也不甘示弱:小格格虽然是女儿,但她始终是皇帝的血脉,怎么会有福气呢?(你只是没有足够的福气生儿子,只有一个女儿!)

尔淳无意中看见宝婵在烧东西,走近一看是木头刻的小人,上面写着:丙寅年四月十七。尔淳把这件事告诉徐公公,徐公公想当然地认为:如妃果然是一介妇人,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付皇后。春儿偶然看到宝蟾在燃烧什么东西。当他走近时,他是一个用木头雕刻的小人,上面写着:四月十七日,丙寅。把这件事告诉了徐老太爷,徐老太爷理所当然地认为如妃真是一个卑微的女人,她用这种辱骂的手段来对付皇后。

尔淳却很警觉:以如妃的心思,她绝对不会用没有把握的方法。春儿非常警觉:有着公主般的头脑,她绝不会使用不确定的方法。

徐公公建议尔淳参如妃一本,早点把她拉下马,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他曾经依附过和珅,他的养老问题也就不用愁了。徐的岳父建议把她贬为公主,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他曾经依附过,也不用担心他的养老问题。

这里也可以看出,许爸爸真的只把当成棋子。春儿白天看到的木头小人此刻一定已经被消灭了。没有证据表明他想和公主在一起。因此,春儿不仅没能扳倒茹妃,而且很可能已经死了。

如果公主想进一步考验春儿的忠诚,她请宝蟾访问春儿,并在怪力说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比如在酒里加木霹雳灰会杀人,试图让春儿误以为她真的恨女王,并计划在送给女王的酒里加木霹雳灰。

孙白杨看见宝婵神神叨叨的样子,心里发笑,然后贡献了整部《金枝欲孽》最出圈的表情包:戏台还没搭好你竟已戏瘾大发。(潜台词:我和尔淳都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你要洗脑也该找对对象吧)孙柏杨看到宝蟾神的样子哈哈大笑,然后贡献了整部《战争与美丽》最出圈的表情包:你在舞台还没搭好的时候就迷上了戏剧。(潜台词:我和春儿都是不信鬼神的人。想洗脑,就要找对人。)

宝蟾沮丧地离开了。

前几天,春儿遇到了作为礼物送给于颖的孙柏杨,她的嫉妒又上来了。回到从前的阴阳怪气。

孙柏阳:下官先给少爷诊脉。

春儿:我真的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既然春儿已经赢得了皇帝的青睐,他应该对一切都感到满意,身心充满了和舒泰的能量。因此,在未来的日子里,如果可以的话,你不必打扰你的大人。(既然你喜欢于颖,就不用假装关心我了。现在我得到了皇帝的宠爱,我是一个像公主一样的红人。我比你的于颖好多了。)

祈福典礼之前,道士特意叮嘱如妃:今年小格格和马相冲,所以和马有关的物件,属马的人都不可以出现在大殿上。如妃也让尔淳帮忙记着,还把典礼上给皇后敬酒的环节交给尔淳。在祈福仪式之前,道士特别告诉如飞:今年小哥和马,所以与马有关的物件和属于马的人都不允许出现在大厅里。茹妃还让春儿帮她回忆,并在仪式上给春儿敬了一杯女王酒。

没想到,典礼上如妃却拿来一件绣着马的披肩裹小格格,尔淳虽然吃惊但什么都没说。事后宝婵跟如妃说看来尔淳是真心投诚的。没想到,在仪式上,如飞拿来一条绣有马的披肩,用小格格包好。春儿很惊讶,但什么也没说。事后,宝蟾告诉鲁飞,春儿是真心实意的。

这一段有点复杂。我们来谈谈吧。

首先,如飞非常需要一个聪明忠诚的员工。

然而,如果一个人很忠诚,但不够聪明,提拔她是没有用的,比如纪和德。如果一个人很聪明但不够忠诚,提拔她也没用,比如安西。

其次,虽然春儿比于颖强很多,但她是聪明还是忠诚还需要进一步验证。只有通过验证,如飞才会给她更多的资源。

在此之前,宝蟾在路过春儿的路上烧了一个霹雳木做的小人,在春儿面前说了一些怪力的乱话,这是如非特意制造的“我迷信”的假象。仪式上,她用绣有马的披肩裹住小格格,明确告诉春儿“我一点也不迷信”。春儿没有指出披肩出了什么问题,说明她理解如飞释放的信号,是个聪明人。

然而,春儿确实看到宝蟾烧了一个霹雳木做的反派。如果她想像公主一样参加一本书,她可以在仪式上当场向女王报告。然而,春儿没有这样做,这表明她仍然忠于茹菲。

虽然养父建议春儿使用侵略性的方法,但春儿慢慢知道了绘画的真相。

孙柏杨看到福雅给春儿做手套,让她再给于颖做一只,春儿又听到了。一向稳重的春儿第一次情绪失控,去颜夕宫嘲讽威胁于颖。于颖说她失去了一切,再也无法和她竞争。春儿更恼火了:你彻底输了,我得到了什么?最终,我没有得到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单凭这一点我就跟不上你。

爱情果然是一种能让人疯狂的毒药。爱情真的是一种能让人疯狂的毒药。

孔武帮钱安带奶奶进京,小鹿子却告诉他,宫女要见亲戚,要按内务府的分配等着。钱安错过了最后一次,如果她想在最后一次见到她的祖母,她会贿赂官员。孔武听说后,用原本打算贿赂大副升职的钱来帮助钱安相处。陈爽知道后非常不安,这为他与孔子决裂奠定了基础。

孔武帮安茜奶奶在京城找了一家寺庙住下,奶奶打算做些茶点卖钱,没想到上山采茶果的过程中不幸遇害。安茜知道之后伤心得差点发疯。孔武帮助钱安奶奶在北京找到了一座寺庙。奶奶本打算做些茶点卖钱,却不幸在上山采茶果的过程中遇难。安西发现后,悲痛欲绝。

钱安以前一直是伴娘。虽然小鹿子用火苗口中的大鬼这个比喻提醒了她,但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当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熬到离开皇宫与祖母团聚的那一天。经过这件事,她意识到如果一直待在奴隶阶级,她的命运就不会由自己掌控,也就无法保护她所关心的人(苏樱,奶奶)。安西知道凶手后,开始为了复仇而改变自己的阶级。

更多剧评请关注同名微信官方账号:斯文·赵赵。




Powered by 国产精品露脸视频手机在线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